儿子追忆父亲王顺友:自己走了“马班邮路”,才体会到父亲的艰辛与不易

发布日期:2023-12-08发布人: admin阅读: 393

↑王顺友走在马班邮路上

【难得一见】

小时候父亲经常不在

曾以为父亲送信可游山玩水

5月30日凌晨,父亲王顺友在家中突然去世,儿子王银海失去了他的一座“大山”。回忆起小时候,他对父亲的工作并不理解。

王银海出生在木里县白碉乡,从他从小时候记事起,就知道父亲在做邮政送信工作。“父亲也是接的我爷爷的班,从此过上了与马为伴的日子。”六七岁时,父亲就把他接到县城读书。

“来了县城,心想就可以和父亲一起生活了,开始还是很高兴,但是后来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。”王银海说,父亲当时在负责木里县城至白碉乡、三桷桠乡等区域的邮件投递工作。

王银海回忆,那时不通公路,父亲一出去就是十天半个月,“有时,爸爸把我丢给他的同事们照看,我经常问他们,爸爸去哪儿了,他们总是给我说,‘你爸爸下乡去了’”。

那时,王银海希望父亲多陪陪自己,但父亲不在身边,他对父亲渐渐有了抱怨,甚至是一些怨恨。在县城读书两年,父亲经常下乡送信,王银海又被送回到白碉乡,与母亲一起生活。

即便是回到老家生活,王银海还是很难见到父亲,“有时候一两个月才回来一次,反而比我在县城时更难见到他。我曾经以为,父亲去送信时,在山里可以游山玩水,应该比较轻松。”

【深有感触】

初二跟随父亲走马班邮路

才理解父亲的艰辛与不易

当王银海与父亲一起走了“马班邮路”后,他才真正体会到父亲的工作有多么艰辛与不易。

王银海回忆,初二放寒假,他想跟着父亲去送信,开始父亲并不同意,后来在他软磨硬泡之下,父亲才同意他跟着去。“出发那天,我和父亲天不亮就出发了,带上了需要送的信件和报纸。”

一开始,王银海觉得很新鲜,干劲十足。然而,到了第二天就开始偃旗息鼓了,“都是翻山越岭的,体力完全吃不消,有时走不动了,我骑马一会儿。”

但是,马儿不仅要驮信件、报纸,还要驮父子两人的衣服和干粮,“父亲看到马儿有点累了,就抱我下来走,他很爱惜马儿,他自己也舍不得骑。”送信的路上,要翻越一座高山,山上的冰雪很厚,“我记得已经没过我的膝盖了,我走了一段路,就感觉冷得打抖抖。”

在父亲的鼓励下,王银海和父亲顺利翻过了雪山。又过了几天,他们才抵达送信的白碉乡,“村民看到我们送来信,都很高兴,不像现在大家都有手机,随时可以打电话联络,而那时信件是相互联系的唯一渠道,是村民们最珍贵的期盼。”

在白碉乡送完信件,王银海和父亲短暂休整后,又准备前往下一个乡镇,“我是真的累瘫了,但是父亲说这趟路程,才走到一小部分,我那时才觉得父亲的工作有多么辛苦,以前是我误解他了。”

这一趟旅程走下来,王银海觉得自己的身体无法承受,而父亲却一直坚守在这条“马班邮路”上,真的是太不容易了。不过,看着父亲给乡亲们送信,乡亲们拿到信的那一刻,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,也很尊敬父亲,逐渐觉得父亲做的工作很有意义。从此之后,王银海改变了对父亲的看法,父子之间的感情变得更加深厚。

【子承父业】

如今已是邮政职工

将继续发扬父亲的精神

随着年龄的增长,王银海也曾想过,长大了成为一名邮政投递员,像父亲那样去给乡亲们送信。2006年,王银海成为木里县邮政局一名职工,也算是“子承父业”。

“才上班时,我很腼腆,单位领导和同事都用父亲的事教育我激励我,逐渐地,我克服了交流障碍。如果父亲要出去开会或作报告,我会替他送邮件。”王银海回忆。

到了2017年,木里县三桷桠乡通了公路,父亲王顺友愿望成真,而“马班邮路”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条条通乡公路,乡亲们都用上了互联网、手机,邮递员们也都骑上了摩托车。

王顺友的讣告中写道,在不通公路的20年间,王顺友同志在马班邮路上跋涉了26万公里,投递准确率达到100%,他成为当地老百姓心中最温暖的形象,被誉为“深山信使”。

王银海介绍,父亲早年劳累,长期在高海拔地区工作,身体患上了高血压、胸痛等多种疾病,经常需要吃药治疗。父亲去世之前,状态都还不错,“这次来得比较突然。”

现在,王银海的女儿已经10岁了。“女儿也看到过关于爷爷的新闻,她说爷爷很了不起,自己要好好学习,将来成为爷爷那样优秀的人。”王银海说,他也会将父亲的精神发扬下去。

如今,在木里县,“马班邮路”已成历史,王顺友也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,但是他的精神会永远流传下去。

红星新闻记者江龙

(下载红星新闻,报料有奖!)


参考资料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北京代代助孕网站地图sitemap.xml tag列表